切换到宽版
  • 1560阅读
  • 0回复

[原创文学]在路上     文:史运玲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admin
 

发帖
2828
粮票
7013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7-12-12

我是个喜欢旅游的人,但由于经济条件不太好,加上工作的原因,不能过多外出游玩,只能偶尔在休息日里,挤出琐碎的时间,在汝州附近各个乡镇的村子里穿行晃荡。

我把这些乡村行称之为釆风。与其说是去探究和了解各村的风土人情和前世今生,不如说是满足自己对那些陌生村子的好奇心,体味人在路上的新奇感觉。

这些大小村子,如繁星般点缀在绿色的旷野,被茂密的大树和重重庄稼包围着。村庄内部,有许多我不知道的神秘与无知。那些突然映入眼帘的寺庙道观,古老的土墙瓦房,沧桑到老态龙钟的百年树木,垫在家门口当桌凳使用的青石条,或逼仄、或蜿蜒、或敞亮,如毛细血管贯穿于村子的街道……他们用无声的语言,演绎着各自村庄的悲欢离合、喜怒哀乐。

每一个村子,都拥有属于自己的迥异于其他村庄的特点。岁月的洪荒深处,它们用独一无二的印记胎痕,以及积累下来的古老文化传承,生动着村庄的眉眼,把一种叫作乡愁的东西,植进背井离乡游子的心怀,在每一个有月光的夜晚,眷恋和辗转。

在大张水库边的大张村,某户人家的大门前,一块垒在墙角的青石板,曾引起我的强烈好奇,忍不住蹲身仔细观察。看样子,主人是拿它当桌凳使用的。不知这块青石板被凿出多少年了,更不知被使用了多少年,通体上下,被摩挲得起明发亮,闪烁着久远年代里的神秘光芒。大张村曾是汝州古遗址之一,创造出了人类远古文明,村子里有这些东西存在,是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凝望石板,我思绪翩飞。这石板,不知是否来自于那个曾创造出远古文明的时代?历史变迁的沧海桑田中,多少东西灰飞烟灭,唯有青石板,这种来自大自然的纯粹物质,才会得以保存,用无声的语言,诉说我们祖先的聪明与坚韧,以及村庄的久远与厚重。

村庄里那些古树,更是神秘莫测,向人们演绎着村庄的源远流长。而我,也对大自然里的这些古树情有独钟。每到一个村子,就先奔这些古树而去,仰望树叶婆娑,虬枝盘旋,心里充满对树木的无限敬畏。

在大峪镇双石垛村,就有一棵让我叹为观止、惊诧莫名的巨大古槐。它身形庞大,老态龙钟,三四个人都搂抱不住。人站在树下,渺小如蚁,生之惑,岁月之惑,似乎在那一刻都齐涌心间,沧海桑田之感,瞬间将人淹没。

年代太遥远了,古槐已不再苍翠,在时空里传播着无法抵御的衰老气味。我不知道,它还能生存多久,还能引起多少如我这样的路人的无限感慨。我所能做的,是用自己的笔,记录下双石垛村曾经有过这样一株古槐,并尽可能用文字留存村庄的前世今生。

古槐巨大而嶙峋的树根,被人用砖头细细地围砌了起来,还在它身边修筑了一堵墙。可以看出,村民是善待它的,像保存珍宝似的,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不可再得的遗产。

村民们对古槐心存敬畏。遇到节日,就在树下焚香祭拜。这古槐,见证了村庄的古老历史,记载了一段家族的延续,更见证了村民们的悲欢离合、尘世烟火。一辈辈一代代人从树下走过,从蹦蹦跳跳的少年到鹤发童颜,古槐依旧在日复一日的清风朗月、蓝天白云下循环生息。它如一位道行高深的智者,叶绿叶枯里禅意点化世人,让人豁然开朗,明心见性。

人在路上的次数多了,便积累了自己的出行经验。我喜欢拣那些蜿蜒在村间的小路行走。现在的农村,村村通有公路,不仅来往便利,而且车辆稀少,没有络绎不绝的人群,没有车辆掀起的飞扬尘土,一切显得空旷而静谧。骑车在水泥路上飞奔,旷野的风立即包围了你,浮躁烦闷的心,瞬间在风里心静如水,融入与大自然的亲切对话之中。

在旷野,四围是无边的静谧,来无踪去无影的风,飒飒着,空气里满是醉人的气息。绿叶飘飘,青山默默,白云悠悠,彩蝶翩翩,野旷天底树,尘清涤人心,因浮躁而四处漂泊无处着落的心,每每在大自然的清幽胜景里,忘却了是是非非,稳稳妥妥地落下脚来。

在大自然里,我仿佛悟了禅机的高僧,物我两忘。临风伫立,只感觉活着的欣喜与生命的本真,连那些花草树木,山石泥土,也仿佛有了生命的意韵,只想跟它们作精神的交流。

那些流水冲出来的沟壑悬崖,那些风雨滋养出来的青苔花草,那些为了生存而与大自然顽强对抗,以致生就出奇形怪状面目的古树老藤,那些被岁月之手摩挲得泛着乌色光芒的青石条,那些独立枝头做沉思状的小鸟,那些蓝天下满树红彤彤的柿子……总会令我生出无端的欣喜与柔情,在与它们的对视微笑里,宛若与前世朋友的再度重逢。

风景在路上,人在风景里。如此人生,真好!

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

精彩

感动

搞笑

开心

愤怒

无聊

灌水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